双减新观察 ⑰丨“私塾”“国学堂”……坚决查处 热兴

2022-02-23 18:03:06

日前,广东省教育厅等九部门共同制定了《广东省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全面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培训行为。

广东省教育厅官网截图

这也意味着广州版的“双减”方案正式落地。

记者梳理发现,广东省此次的双减落地政策不仅围绕大力压减学科类培训机构规模、大力整治违规办学行为、规范校外培训市场秩序三大方面进行了常规部署,还将国学堂、私塾等体制外义务教育形式也纳入了监管范围。《方案》中明确规定,依法依规坚决查处校外培训机构以国学堂、私塾等形式替代学生接受全日制义务教育。

广东省教育厅官网截图

其实,包括私塾、国学班在内的体制外教育实践一直以来都备受热议。特别是近年来,随着《中国诗词大会》《经典咏流传》等经典节目热播,以国学为载体的私塾和国学班,大有愈加火热之势。

不过,主管部门的信号非常明确:在此次广东省“双减”政策办法之前,教育部曾多次印发了通知,明确表态,以私塾、在家上学等形式替代义务教育违背义务教育法。

发展:

传统文化国学热兴起

催生出现代私塾、国学班

私塾,本是中国古代社会一种开设于家庭、宗族或乡村内部的民间幼儿教育机构,是旧时私人所办的学校,也是私学的重要组成部分。

当然,这是古代私塾的概念,那么现代教育体系下的国学堂和私塾究竟是什么?

据了解,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伴随着传统文化的学习日渐受到重视,“国学热”、“读经热”逐渐升温,私塾和国学班等校外学习形式应时而生。当时,私塾和国学班主要是向学生讲授“四书”、”五经“以及诗词韵文,中间还会穿插讲授古乐、书画、茶道等中国传统文化。

孩子们接受国学教育。图源中新社

时间推进至新世纪,私塾和国学班迎来了发展高峰。

据《南方周末》调查显示,仅仅是2004到2014十年间,就有约3000家私塾、学堂涌现全国,鼎盛时近千名孩子放弃了体制内的学校教育。

2013年,21世纪教育研究院发布了一份《中国在家上学研究报告》,其中提出中国共有1.8万个家庭的孩子“在家上学”。

四年之后,2017年4月,21世纪教育研究院再次发布了《2017中国“在家上学”调查报告》,据显示:从2013年开始,“在家上学”群体以年均 30% 左右的速度在增长。

近年来,随着《中国诗词大会》《经典咏流传》等老少皆宜的文化节目热播,以四书五经、唐诗宋词、书法国画为代表的传统文化,越来越受到家长和孩子们的热捧,以国学教育为主的私塾和国学班的规模逐渐变大。

据“国学少儿教育第一股”童学文化2017年报,保守估计我国儿童国学教育市场规模达135亿元。

另据《2018—2024年中国国学培训行业分析与投资决策咨询报告》显示,全国经营范围包含国学教育的相关企业已达到4000余家,也足见国学教育的蛋糕之大。

乱象:

管理问题频现

私塾、国学班似乎变味了

国学教育日渐火热,但多年来私塾和国学班却因缺少规范,逐渐变了味。

2014年,《南方周末》曾暗访深圳梧桐山私塾。报道中谈到,曾经倡导文化学习的私塾,应试味越来越重了,对国学大多强调死记硬背而不深挖其内在文化知识。

更有甚者,则直接转变了私塾的补充教育属性,实行全日制教学,违规开展义务教育阶段办学。(详情戳链接《探访深圳私塾现状:非法办学 不出事不会查》)

同年,《法制日报》对北京的多家私塾也进行了暗访。调查报道显示,很多热爱国学,或者不满足于现行教育制度的家长,放弃了九年制义务教育,将孩子送入私塾,但这些私塾呈现出无证办学、场地多变、师资来源复杂、“家庭作坊式”管理等诸多问题。(详情戳链接《北京黑私塾乱象:无证办学、场地多变、师资复杂、家庭作坊》)

2017年,《检察日报》在《检察日报刊文评“内力觉醒大学”:私塾乱象中又一所违法产物》的报道中,也对北京昌平回龙观吉晟别墅住宅群深处,一所名为“内力觉醒”的所谓大学进行了暗访。

图源检察日报

该学校一年20多名新生入学,年龄从7岁到16岁不等。《检察日报》记者调查发现,该学堂号称“中国第一所少年儿童大学”,但并无教材且混龄教学,学生每周都有所谓觉醒课、每天要进行冥想,还存在对学生体罚的现象。

并且,这所从校名上看就挺派头的学校,其实是一所忽悠人的“三无”学校。

一是无资质。工商登记显示这个所谓的大学成立于2014年,经营范围为“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技术推广服务”,与教育办学没有关联,就是非法办学。二是无教材。据当时学生们反映,每天上课就是做作业、做卷子、冥想,未见教材。三是无法规意识。“不听话就打”“上课走神、说话声太大都挨打”,这样的教育方式连老师也不否认。

层出不穷的报道背后,暴露的正是火热的“私塾”背后所存在的诸多乱象。

政策:

教育部两年前便表态

明令禁止以“私塾”等形式替代义务教育

面对类似私塾、国学班等体制外教育形式的走偏,国家对此其实早有明确禁令。

教育部在2017年发布的义务教育招生入学工作通知中就提到要高度关注接受“私塾”“读经班”等社会培训机构教育的学生。

而在当年教育金秋系列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也明确表示,家长不送孩子上学,在家里或者送到私塾、国学班等机构去学习,是和义务教育法相抵触的。适龄儿童入学接受义务教育,既是权利也是义务,具有强制性。

2019年,国家教育部在两个月内再次连续两次印发通知,明确表态,以私塾等形式替代义务教育违背义务教育法。

孩子们正在读书。图源中新社

当年3月,教育部印发《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争议已久的“校外培训机构以国学班、读经班、私塾等形式替代义务教育”现象被明令禁止。

4月,教育部再次印发《禁止妨碍义务教育实施的若干规定的通知》。《通知》强调必须按照教育行政部门审批、市场监管部门登记的业务范围从事培训业务,不得违法招收义务教育阶段适龄儿童、少年开展全日制培训,替代实施义务教育。不得以“国学”为名,传授“三从四德”、占卜、风水、算命等封建糟粕,不得利用宗教进行妨碍国家教育制度的活动。

对于以“国学班”和“私塾”替代义务教育、在教授传统文化过程中不剔除封建糟粕等乱象,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曾表示:“‘国学班’‘私塾’等存在很多问题,首先是内容没有经过加工、筛选,不太合适孩子全盘接受;其次师资参差不齐,大多数教师并不合格;另外,机构的教育与孩子现阶段的成长发展需求脱节。国学班大多盈利诉求比较强,所以他们仅仅是把孩子招去赚钱,并不能对孩子的成长发展负责。”

另外,对于目前以国学为代表的传统文化教育愈加受重视的现象,储朝晖还认为传统文化教育一定要明确一个目标,就是要培养有文化传承的现代人,这个现代人要对民族、对自己祖先的历史有所了解,而不是对历史无感的人,这才是最关键的。

而此次广东再次将对“国学班”“私塾”的整顿写入政策,或许也说明,私塾乱象依然有待进一步的整顿和清理。

记者丨李瀚林

上一篇: 贴士 | 洪水今晚过境南宁,邕江两岸部分景观带将被淹! 韦帕
下一篇: 威海81岁“国旗手”的坚守,每天爬到山顶去升国旗! 兆亮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