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裕人群的财产如何规划?这份报告为你揭开“致富密码” 核心家庭的优势和不足

2022-04-15 06:03:57

12月15日,胡润研究院与建信信托联合发布《2021中国家族财富可持续发展报告》显示,随着财富的积累,富裕人群财富传承意识更加明确和成熟,他们在资产增值、抚育子女、品质养老等方面需求越发凸显,亟须专业服务。

其中,38%的富裕人群认为自身风险控制能力不足仍然是财富管理最大难点;超过九成富裕人群表示定制投资非常重要,近九成富裕人群倾向于寻找专业机构;富裕家庭子女教育全周期的平均支出预计近160万元,在养老方面,受访富裕人群认为老年生活需要储备的养老金均值为420万元。

中国家族信托市场规模约3100亿元

这份报告融合了两家机构对于中国超高净值人群和富裕人群财富管理的专项研究,是中国首部家庭信托市场研究报告。

该项目调研历时8个月,调研人群覆盖24个城市,采用了定量与定性相结合的研究方法。据胡润百富董事长兼首席调研官胡润介绍,定量研究方面,项目组对1000名富裕家庭典型代表开展一对一专项问卷访问,受访人群个人年收入平均在40万元以上,或者家庭可投资金融资产在300万—999万元之间,并且有两年以上金融投资经验。

定性研究方面,项目组完成了近60名一对一定性深度访谈,被访者主要包括信托法和财富管理行业的专家、学者和律师,金融资产5亿元以上的企业家、可投资金融资产300万元以上的富裕人群。

调研发现,中国家族信托市场方兴未艾、蓬勃发展。家族信托所拥有的财富定向传承、风险隔离等功能正逐渐为大众所理解与接受。

来自中国信托登记有限责任公司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末,家族信托存续规模约为3100亿元,连续6个季度上升;存续家族信托个数约为1.5万个;68家信托公司中有59家开展了家族信托业务。

总结来看,我国家族信托发展呈现“三增一显”的特点:其中三增是指家族信托存续规模增,存续产品个数增,开展家族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增。一显是指家族信托规模大、业务较为成熟的头部公司开始显现。

近10年来,我国企业家运用家族信托工具呈现常态化趋势,也提出了更加多元化的诉求。超高净值人士在受托资产属性、税居身份筹划、资产个性化分配、家族企业投融资需求、继承人培养等方面不断提出新的诉求,也相应地推动以家族信托为基础工具的财富管理服务方案迭代升级。

不过,调研也发现,在家庭信托领域,信托的“工具”概念尚未触达富裕群体,绝大部分人仍然认为设立信托是超高净值人群才有的需求。由于对信托功能缺乏足够的理解和认知,富裕人群往往有隔离风险与定向传承的需求而不自知。

研究者建议,如何推动信托文化和信托工具的优越性为大众所接受与熟稔,需要监管部门、行业协会与信托业金融机构共同为之付诸努力。

67%富裕人群财富管理求“稳健增长”

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中国民众生活率先走出阴影,经济也获得稳定发展,我国富裕人群规模持续增长。据《2020胡润财富报告》显示,中国拥有600万人民币资产的富裕家庭总资产达146万亿元,是中国2020年GDP总量的1.5倍。

财富规模扩大的同时,金融投资的需求也在不断释放。

调研发现,原因有两点:一是在房住不炒的政策引导下,房地产回归居住属性,投资属性逐渐淡化;二是受到教育“双减”等宏观政策的直接影响,富裕家庭有了更多的资金用于财富管理。富裕人群对于财富管理的热衷程度已达94%,体现为投资意识更积极,信心指数进一步提升。

至此,富裕人群对财富管理的热衷度三年上升9个百分点。

然而,当前富裕家庭投资需求自我升级,家庭财富管理困境也凸显。富裕人群在希望获得投资回报的同时,缺乏风险管理能力的矛盾较为突出。

本次调研数据显示,38%的富裕人群认为自身的风险控制能力不足仍然是最大难点。此外,富裕家庭财富管理困境还包括难以找到符合自己需求(收益预期)的金融产品,很难选择适合自己的专业资管机构。

调查发现,67%的富裕人群对财富管理的主要目的是,“资产稳健增长”。数据显示,富裕人群对于投资收益的期待值范围为5%—7%,可持续增值成为富裕家庭财富管理的核心目标。

对于“定制投资”“定向传承”“风险隔离”的综合需求也较为明显,对这三项有需求的人群比例均超八成。

“90后”富裕家庭对子女出国留学热情锐减

子女教育是家庭永恒的话题。在子女成长阶段,富裕人群最为关注的依然是子女健康和学校教育。

本年度调研数据显示,择校的热度大幅降低,已从2018年的35%降至17%。

围绕子女教育问题,一线和新一线城市家庭更为关注子女的出国留学教育、兴趣培养和假期社会实践。而在出国留学方面,“90后”富裕人群热情度(2%)已大大低于“80后”(19%)。

调研数据显示,家庭年均教育支出近10万元,子女教育全周期阶段的平均支出预计近160万元。现阶段,满足子女教育所需资金仍然为富裕人群家庭核心需求。

富裕人群对子女人生阶段整体规划意识较强,对保障子女利益以及定向给子女传承财富有内在需求。

他们围绕子女每个重要的人生阶段,如接受教育、创业、结婚、生子等,都会产生相应的财富管理诉求。九成富裕家庭表示对子女信托非常期待。

现阶段,由于富裕人群对家庭信托的认知局限,38%的富裕人群最看重“投资收益”。值得注意的是,有经济实力又无养老金压力的“60后”也是子女信托的需求人群,他们希望子女信托能陪伴家中第三代健康成长。

在养老方面,受访的富裕人群认为,老年生活需要储备的养老金均值为420万元。安全感是理想养老生活的关键词,具体包括身体健康和轻松踏实两个维度。

身体健康层面,富裕人群最为关注自我健康管理和医疗保障;精神层面,他们则最看重养老金的“保值增值”和“专款专用”。

养老信托的资金独立性、受托支付、投资增值将对养老人群产生非常大的吸引力。然而,富裕人群对于养老信托的认知还处于初级阶段,规划养老费用工具的选择更为单一且传统,养老信托的功能与优势有待于“科普”。

在中国信托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蔡概看来,家庭资产由信托打理的方式,未来将成为主流。今后,人们在家庭财富保护和传承方面的需求将激增,需要通过信托制度的安排,帮助家庭实现财产规划、风险隔离、子女教育、公益慈善等多方面的目标。

【记者】欧志葵

【作者】 欧志葵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上一篇: 「健康」“预防出生缺陷”对普通家庭来说是更好的选择 家庭的缺点
下一篇: 《长津湖》吴京易烊千玺“彼此成就”铸就兄弟连 铸就与造就的区别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