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康博士风采】著名高分子化学家颜德岳:寒门走出的学术泰斗 浙江永康什么最出名

2022-04-05 01:59:08

前言 

树高千尺不忘根,水流万里总思源。自古以来,丽州大地人才辈出,古有陈同甫经世致用才学惊人,后有吕公望从军务实革命先驱。自而今,人杰地灵的永康更是涌现出一批批在科学技术经济人文等各个领域都颇有建树的新时代人才。他们求学在外,心念桑梓,在各自领域不断取得突破的同时,不忘家乡父老情深,关注永康的变化,心系家乡的发展。本月月底,永康博士大会将隆重召开,自今日起,让我们一起走进聆听他们与家乡的故事。

颜德岳:寒门走出的学术泰斗

人物名片

颜德岳,著名高分子化学家,现任上海交通大学化学化工学院讲席教授,四川轻化工大学名誉校长。1937年生于浙江永康。1961年毕业于南开大学化学系,1965年吉林大学化学系研究生毕业。2002年比利时Leuven天主教大学授予自然科学博士学位。2005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长期致力于非稳态聚合反应动力学、超支化聚合物的分子设计和不规整聚合物超分子自组装等领域的研究。近年来提出两亲性药-药缀合物纳米药的概念,研究抗肿瘤新药和药物递送。

11月22日,初访颜德岳院士时正值小雪节气。早晨的海风带着丝丝凉气,吹过上海交通大学闵行校区化学A楼,记者不自觉裹了裹衣服,而身边已过耄耋之年的颜德岳却丝毫不受影响,精神抖擞,始终面带笑容。的确,经历过人生诸多风浪的他,又怎还会因为些许微风动摇?

出生于寒门的颜德岳,对工作生活始终保留着一份赤诚。大学里不到20平方米的办公室,进门右侧放着一个老式书架,满满摆着各式科研书籍及获奖证明,只留下一条窄窄的通道;办公桌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风格的普通桌子,只够放台笔记本电脑和一些书籍。名满全球化学界的中科院院士,办公场所简陋如斯,以至于竟然不足以容纳工作人员和记者同时落座采访。

“我要那么大的办公室没什么用,还不如把空间留给学生做实验。”说着,老先生带着记者来到会议室,在晨光中,开始讲述他与家乡的故事。

不爱读书的“野孩子”

曾有浓浓的军人情结

颜德岳1937年出生于方岩镇派溪村。当时,他的父亲已经在抗日战场上牺牲,只留下了他这根独苗。后来母亲改嫁,全靠做篾匠的祖父母养大。贫农出生,又是独苗,小时候的颜德岳成了长辈疼爱舍不得管教的“野孩子”,嬉戏玩闹,无事不通。长辈们对他的学习成绩也不做要求,任由他顽皮长大。

不过,出生在战争时期,父亲又是抗战牺牲,颜德岳虽然顽皮但也早早懂事,从小还有一股革命情结。

1949年,永康解放了。国民党驻扎在永康的部队陆续撤走,马路上连续几天几夜人声鼎沸、汽车轰鸣。喧闹了一些天后,正在上课的颜德岳突然听到“砰”地一声枪响,班主任马上站起安抚学生,转头一看颜德岳已经跑了出去。“原来是解放军部队进城了。”小小年纪的颜德岳看到解放军队伍显得有点兴奋,壮着胆子钻到了人群前面,还非常幸运地在地上捡到了一颗子弹壳。

没过多久,华东军政文化干校对外招生。年仅12岁的颜德岳怀揣着“军人梦”,虚报了17岁的年龄,结果还真因为他看起来人高马大顺利通过考试被录取了。可是,正在发榜当天,挤在人群中的颜德岳被堂叔认了出来。

“你怎么来了,瞎胡闹。当兵是要打仗的,打仗是要死人的,你家中只有母亲一人了,我能去当兵,你不能去。”堂叔当场训斥了一番,还喊来了祖父,把颜德岳拎了回去。

“那时候我是真的不太喜欢读书,很顽皮,就知道玩。好在运气还不错,成绩也不算差。”回想起小时候的经历,颜德岳老先生的脸上不经意间泛起孩子般的笑容。断了“军人梦”后,由于家境贫寒上不起学,只好暂时休学回家种地。后来还是在原初中地理老师的鼓励下,得以再次上学。

写了歪诗还受表扬

一次选择让“文艺青年”弃文从理

转眼,颜德岳到了高中。那时候的颜德岳还是个文艺青年,最喜欢语文,兴趣爱好与化学几乎搭不上边。“像我们这样寒门出生的孩子,没什么机会接触到物理化学这类学科,语文是最容易上手的。”当时的颜德岳心中怀揣的是“文学梦”,刚考上杭州一中(现为杭高)时就立志要考北京大学中文系。

不过,到了高中,颜德岳开始有了挫败感。当时的杭一中面向全省招生,考上的都是当地尖子生。颜德岳的成绩在永康虽然还算不错,但到了杭州就被掩盖了下去。颜德岳把这种郁闷情绪化为了灵感,学习古人写起了歪诗发牢骚。没想到的是,他的诗歌竟然被老师当成范文,在课堂上被表扬。

文学,让他在人才济济的杭一中有了成就感,也成了他延续至今的兴趣爱好。在大学期间,颜德岳尽管念了化学专业,但依然时不时写诗歌发表,抒发情绪,不知不觉间成为了同学口中的“诗人”。

“如果没有高三时的那一次选择,如今的我可能就是一名语文老师了。”颜德岳喝了口水,笑了笑,继续回忆年轻时光。那时,中苏关系良好,学校恰好要选派一批学生到苏联留学,他很幸运地入围了。但是留学苏联只能学理工,这让他多少有些遗憾。

后来一次偶然,他看到一篇文章,说是化学应用广泛,可以合成除草剂,让广大农民兄弟从繁重的农活中解放出来,确保农业大丰收。农村走出来的颜德岳一下子就被吸引了,决定选修化学专业。

可惜,后来因为身体原因,颜德岳没能顺利留学苏联。不过,这次弃文从理选修化学,无意间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由于是理工类,他没能报考北京大学中文系,反而考上了南开大学化学系。

彼时,现今享誉全球的高分子化学家,开始踏上化学之路。

一篇简讯惹上大麻烦

“重获新生”专心搞学术研究

刚考上大学时,正值大炼钢铁运动。激情亢奋的文艺青年颜德岳投身其中,当起土高炉的炉长,还到天津电源研究所的金工车间学习过开车床,提前毕了业。后来,由于不服组织分配,被安排到白洋淀地区劳动,做苦力。直到1960年下半年,他才得以回到学校继续学习。此时,同学们已经大三,而颜德岳两年来几乎没有学到任何东西。

经历过疯狂岁月,颜德岳醒悟过来,决定痛改前非,甚至还把当时最喜欢的《南开诗集》烧了明志,到图书馆借了物理化学专业的书籍自学了一遍,恶补落下来的学科知识,专心搞化学实验研究。1961年,为了考取中国理论化学领域泰斗唐敖庆的研究生,颜德岳在考试前夕都复习到深夜十二点,终于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得偿所愿,进入吉林大学,跟随唐敖庆先生做研究。

“这是我的幸运。”说起唐敖庆先生,颜德岳眼中充满敬重,“多亏他,我这个寒门子弟,被人羡称为出生学术豪门。”跟随唐敖庆先生后,颜德岳越觉得本科期间基础还不够扎实,于是更加刻苦学习,花了两年时间,把大学期间的数学、物理基础等学科重新学了一遍。

1965年,学成毕业。颜德岳加入到了军工任务的课题研究组,四年时间的全身心投入,终于成为我国高分子化学领域的专家。但是,彼时全国性的政治运动已经开始,大学院校里到处都是铺天盖地的“大字报”,科研工作停滞了,国内的学术刊物大多停刊了。

在这样的环境下,偷偷搞研究的颜德岳还是忍不住写了篇学术研究论文准备发表。不久,北京科技情报研究所来信,告诉他的论文将在《科技消息》上发表。可没过多久,研究所又来信说论文不宜发表,但可刊登一则简讯,这也让他高兴了好一阵。可是没想到简讯发表后,却惹来了大麻烦。颜德岳被严肃批评,差点成为运动对象。无奈之下,颜德岳只好暂时放弃研究,专业也随之荒废多年。

几年中不能做学问,不能搞科研,让颜德岳忧郁成疾,肝脏也患上了纤维化的疾病,直到现在仍未治愈,成了老病根。当时“蜗居”在四川的颜德岳一度想放弃学术,回到家乡永康务农为生。

直到1979年,搞科研的气氛有所好转,颜德岳又开始悄悄动起科研的脑筋。没有器材和经费,就搞理论研究。终于,颜德岳在国内一级学术刊物上连续发表了两篇论文,受邀到上海同济大学,1984年又进入上海交通大学。

“能专心做学术的日子真的太美好了,这是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来到上海交通大学后,颜德岳非常珍惜这难得的研究机会,全身心地投入到科研、教学中,经常通宵达旦做实验、验数据,直到早起买菜的老太太经过窗外才恍惚发现又一夜没睡。

直到今天,已是耄耋之年的颜德岳还坚持天天上班,三十多年如一日。当学生在研究中遇到困难,颜德岳总是和他们一起分析问题,寻找解决方案。他常常会一大早打来电话,把自己的思考及时告诉学生。对于博士生的学术论文,他都要反复推敲,几经修改。有一次,一位博士生的论文被国外一家知名学术杂志看中,要求马上修改后寄回。那天刚好是除夕,时间紧迫,他就把这名学生请到家里,一起连夜修改论文,一直忙到正月初一,最终论文得以顺利发表。在他的学生中,有三人获国家优秀博士论文奖,五人获国家杰出青年基金。

执笔做赋寄乡情

愿为家乡做贡献

如今,已经成为高分子化学领域学术泰斗的颜德岳,举手投足间依然透露着一股书生意气。见到家乡人,老先生还热情地招呼一定要一起共进午餐,“无关事务,只为多听听乡音”。

临别时,随行的工作人员向颜德岳递上了《向优雅城市出发》永康宣传片。“这是方岩吧,我小时候就住在方岩山脚下,太熟悉了,我还为它写过一篇文章呢。”看着宣传片U盘上的封面,颜德岳忍不住又打开了话匣子,说到激动处,还背起了3年前写的一篇《方岩赋》。

“补天巨石,阅尽沧桑。三面如削,拔地千丈,南麓悬崖,直压括苍,云上平川,便是山岗,伟哉方岩,举世无双……圣贤乃佛,山是道场。佑我黎民,太平永康”整首26行的四言赋,颜德岳一字不漏地背了下来,写尽了方岩山的地貌特征、人文故事。浓浓乡情,溢于言表。

谈及近年来家乡的改变,颜德岳还讲起了一件趣事。几年前,有感于家乡环境变化,颜德岳在蝴蝶山上捐建了一座亭子,还撰写了三幅对联,其中有一副对联他改了又改。原先是这样写的:登高盼青山不老,望远愿绿水长流。这简简单单的两句话,描写的便是那时他对家乡的愿景或期许。后来再回永康,发现永康环境大为改善,他便将对联改为:远眺青山不老,俯瞰绿水长流。修改了几个字,透露出老先生对家乡变美赞许之情。

谈及对家乡产业的关注,颜德岳坦言,虽然他的研究方向与永康企业联系不多,但如果他的学生或者熟识的专家研究领域与永康企业需求匹配,他很愿意牵线搭桥,为永康产业发展、环境改善助力。

作者 王导

编辑 颜元滔

上一篇: “脱贫攻坚战”在盘谷上演,来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 永泰县盘谷乡人口有多少
下一篇: 百度如流大打智能牌,与钉钉、企业微信、飞书竞逐办公软件 打花牌的软件怎么下载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