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侠二:帅天行勇夺马魁之首,文达对木蓉一见钟情 天帅

2022-02-28 22:15:42

一、神秘的采药老伯

帅天行感激采药老人的启示与点拔,邀请他喝酒,兴高采烈地向他展示自己的成就,骄傲地说自己将来一定要成为一代大侠,名留千古,却只换来老人一声不屑一顾的冷哼。帅天行希望老伯能继续指点自己武功,老者只留下一句高深莫测的话:“你想学武功,那是你自己的事,自然不需要理由;你想成为一代大侠,却需要理由。”说完飘然离去。

为什么想成为大侠还需要理由?难道想成为大侠就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事了?这个问题帅天行实在想不通,也就不去想了。

连续数日,蓝玉一直如约来找帅天行比武,也一直带精美点心送给帅天行。不知不觉,二人之间打架的时间越来越少,交流的时间越来越多,讨论的话题也越来越宽泛。但帅天行依然改不了嘴臭的毛病,话里话外仍然取笑蓝玉又凶又丑,好在蓝玉虽然易怒,却并不记仇。

这天,帅天行向蓝玉炫耀他征服的头马“闪客”,蓝玉便邀请他参加王府举办的马魁会,帅天行表示不感兴趣,蓝玉不快,二人又扭打在一起。这一次,帅天行终于赢了蓝玉,还摘下了她颈上的玉坠,得意地提着玉坠向她炫耀战果。

“还给我!”蓝玉上去就抢。

“不还不还,就不还。”帅天行向个猴子似的跳来闪去,蓝玉却捉他不着。

蓝玉越来越气恼,脚下一滑,竟站立不稳定向后滑倒。帅天行及时伸出左臂将她揽住,右手提着玉坠在她眼前晃了几下,露出一脸坏笑。蓝玉站稳身子,忽然伸手甩了帅天行一记耳光,然后气鼓鼓地走了。

帅天行抚摸着火辣辣的脸颊,心里悻悻地:“真是又凶又恶的臭丫头。”

回到家里,帅一风生气地责备天行只知道出去玩儿,把医馆的活儿都留给木蓉来做,木蓉忙柔声相劝。帅一风吃完饭回屋,天行趁机向妹妹炫耀自己今天的战果,自己如何威风、如何打赢蓝玉,自是免不了添油加醋,木蓉听他说得兴奋,自己也由衷地替哥哥高兴。

帅一风提着药箱出门,嘱咐木蓉替他留门。天行好奇地问妹妹父亲这么晚出门干嘛,木蓉回道:“今天是新月夜,每个新月夜的晚上,爹爹都要出去的。”

帅天行闻言,好奇心大起,便悄悄地跟在帅一风后面。

帅一风一路谨慎,却未发觉后面有人跟踪,他七拐八绕,最后竟进了一个偏僻的山洞。

帅天行躲在洞口,侧耳细听,听到山洞里隐隐有人说话。

“一风兄,你来了?”一个老者的声音说到。

“嗯,最近身体还好吗?”是帅一风的声音。

“还好,就是老咳嗽。”

“我给你配了几味草药,你伤得太重,落下病根,不容易好。如果能找到天香草就好了。”

“我也找过这种草,但是没有找到。”

“要找这种带灵气的草,或许要讲缘分的。逍遥兄,你疏通一下经脉。我来给你扎针。”

“谷飞的儿子还好吧?”老者问道。

“好,就是太顽皮了一点。”

“谷飞夫妇因我而死,可惜我这身体,不能为他们报仇啊!”老人一声长叹。

“逍遥兄,你还是怪我不肯让天行跟你习武吧?”帅一风说道。

“没有,我能体会到你的感受。况且,孩子是你抚养大的,这也是缘分啊!”

“我实在不想让他将来也卷入江湖中的腥风血雨,只想让他做个普通人,平平安安地度过一生。”

第二天,帅天行照常来到南山卧龙石,却没有等来蓝玉,心里闷闷不乐。

采药老人见他今日情绪低落,不同往日,便追问原因,帅天行便一五一十地告诉老人他如何赢了蓝玉,如何摘了她的项链,如何惹她生气,然后垂着头说:“看来这次她是真的生气了。”

老人听了,便开导他:“这事是真怨你,你完全没有考虑到人家姑娘的感受,你应该向她赔礼道歉。”

“可她是王府的烧火丫头,她不出来,我也进不去呀!”蓝玉从来没有向天行透露过自己的真实身份,又总是给天行带点心,惹得天行误以为她是烧火丫头。

“烧火丫头?哈哈哈哈,我看不像。”老人哈哈大笑着说:“你若是真的想找她,哪怕是走到天涯海角,也会找得到的。”说完,老人剧烈咳嗽起来。

老人的咳嗽让帅天行联想到昨晚在山洞口听到的对话,顿时明白:“老伯,您是逍遥……”老人急忙摆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你认错人了,我谁也不是。”

帅天行却欣喜若狂,他知道自己猜得没错,连忙扯着老人的袖子求他收自己为徒,并表示要成为他那样的大侠,然后也不管老人同意不同意,自顾自地跪下磕头,等他磕完头起来,老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二、文达对木蓉一见钟情

蓝玉连续两天没有出现在卧牛石,帅天行百无聊赖,一个人在街上瞎逛。忽然看见一群人围在前面,便挤过去看热闹。挤进去一问,才知道王府三月三举办双魁会,每个人都可以参加,但需要交五两银子报名费,因此惹得众人不满,争吵起来。

帅天行抬头一看,负责报名的正是邓霸的下属、上次把他抓入王府吊起来的胡大眼,便挤上前去。

胡大眼一见是他:“好小子,你还敢送上门来了?”

“别别别,我今天不是来打架的,再说上次你已经打过我了。我今天是来参加双魁会的。”帅天行嬉皮笑脸地说。

“双魁会是要交报名费的,五两银子,你小子拿得出来吗?”

“那没钱怎么办呢?”

“没钱就赶快滚!”

帅天行嘻嘻一笑:“我明白了,你一定是怕我的马跑得太快,到时候赢了你,轻而易举地得了马魁,你会嫉妒、会没面子,对不对?”

胡大眼被他激的心头火起,答应与帅天行赛马,如果帅天行赢了,胡大眼便免掉所有人的报名费。

胡大眼选了一匹好马,作弊先行蹿出。但帅天行的“闪客”却是天赋异禀,后来居上,越跑越快,轻轻松松赢了比赛。胡大眼眼瞅着要损失一大笔白花花的银子,气的差点晕过去。

邓霸到马坊视察买到的好马,马夫阿泰不小心说出“闪客”的事儿,邓霸贪心大起,吩咐于彪无论花多少钱都要买到那匹马。于彪转头去找胡大眼,让他抓到闪客,献给邓霸,就可以挽回损失的报名费。二人一拍即合,当即带人去抓闪客。

帅天行跟父亲提了一句要参加三月三双魁会,被帅一风以“不许和王府中人接触”为由锁进了柴房,无聊中掏出蓝玉的项链玩耍,想起二人结识以后的快乐时光。

卧牛石上,蓝玉苦等帅天行,却一直不见他出现,心里烦恼万分。

天行趁父亲出门,把木蓉叫来,软磨硬泡让木蓉放他出门去看看闪客,还愿意带着木蓉一起去,木蓉心软,便同意了。

二人正骑着闪客正奔驰的开心,幻想双魁会闪客一举夺魁,胡大眼和于彪带着一帮打手出现了。

胡大眼污蔑帅天行偷了王府的马,二话不说,冲上去抓人抢马。

闪客背负二人飞奔,却被胡大眼布下的绊马索绊倒,天行眼看来不及逃跑,把妹妹抱到马上,一拍闪客的屁股,闪客载着木蓉飞驰而去。帅天行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就被胡大眼抓住,推推搡搡地进了王府。

胡大眼和于彪正要收拾帅天行,却被刚从卧牛石回来的蓝玉撞见。蓝玉见天行一身是伤,心疼不已:“天行,你怎么伤成这样?”

“公主,这小子偷王府的马。”于彪回道。

帅天行看到这帮人对蓝玉毕恭毕敬的样子,这才明白,他一直以为是王府烧火丫头的蓝玉,竟然是王府的公主,帅天行一向痛恨王府的人做威做福,此时心里一时竟转不过弯,便对蓝玉恶言相向。

蓝玉命胡大眼和于彪放人,二人却搬出总管邓霸,表示没有邓总管的命令,不敢放人,蓝玉气的真跺脚,转头就走。邓霸在王府深得王爷器重,蓝玉也不敢招惹他,就穿上夜行衣,趁着夜色去救帅天行。

蓝玉打倒看牢房看守,抢到钥匙,找到帅天行,哪知钥匙太多,试来试去竟都打不开锁,正焦急的时候,邓霸带着属下进来了,蓝玉不敌邓霸,肩头被重击一掌,不得已只好逃走。

木蓉潜入王府寻找帅天行,被于彪发现,带人追查,偶遇文达,文达功力深厚,知道有人潜伏在高墙之上,但也知道于彪这帮人平时为非作歹,追查的人必是好人,于是言语间不动声色,待于彪等人走后,才道:“下来吧。”

木蓉见被人发现,大吃一惊从墙头滚落下来,文达跃过去将她拦腰接住。

柔和的月光下,木蓉娇美地脸映在文达眼中,文达不觉看得痴了。

木蓉向文达说明到王府的来意,文达向她保证一定能救天行出来,让她放心回家,免得让家人担心。

文先生在王府极受器重,邓霸不得不卖个面子给他,只好放出帅天行。

三、帅天行马魁夺首被王爷夸赞,冷妃雪花魁夺首却被帅天行冷落

双魁会开始了,左王爷亲自主持,诸多达官贵人皆来观看。

马魁比赛开始了,帅天行与蓝玉互相揶揄,要胜过对方。蓝玉胯下坐骑自然是王府最好的马,帅天行的闪客也一如即往地威风,两匹马齐头并进,争先恐后,不多时,便将其余参赛选手远远地甩在后面。

突然,斜刺里冲过来一匹马,马上乘客靠近帅天行,伸手掀起天行的马鞍,帅天行被掀得侧身摔倒,蓝玉见状,忙侧过身去,用肩膀挡住几欲坠马的帅天行,自己却失去平衡。帅天行的头重重地磕在蓝玉的肩膀上,但被她这么一档,身子已重新端坐在马背上。帅天行眼前蓝玉即将落地,伸手提住她腰带,将她拉上了自己的马。

闪客载着二人,疾驰到终点。

天行把蓝玉交给王爷,自己转身骑马便走。

王爷道:“你得了第一,今年的马魁就是你了,你干嘛去?”

天行道:“马魁应该是公主,若不是她救我,我早就摔下马了,哪里能跑第一。”

王爷疑惑,追问事情始末,天行便一五一十地向王父述说马鞍被掀一事。王爷听完大怒,要追查暗害帅天行之人,同时听说帅天行是帅一风的儿子,大为欣喜,当年王妃生蓝玉时难产,全靠神医帅一风出手,保得母女平安,王爷夫妇感激帅一风,在京城为他购置医馆,使他在京城安家。王爷一向知道帅一风有个儿子,眼见这年青人长得高大英俊,且为人正直,不由得越看越欢喜。

王爷牵着帅天行的手,称赞他人品出众,宣布他是今年的马魁。

王爷毫不掩饰对帅天行的喜悦,邓霸看在眼里,恨在心里。

同时对帅天行又妒又恨的,还有一个王大人,以及他的儿子王恩博。

左王爷没有儿子,王大人一直挖空心思让儿子王恩博接近蓝玉,到时与王爷接近,自可继承王爷全部家产。只可惜王恩博生来是个花花公子纨绔子弟,不学无术、一无是处,每次去找蓝玉,不是遭白眼便是被戏弄,此刻看到蓝玉与帅天行态度亲密,王爷也对他赞赏有加,王大人与王恩博均是妒火中烧,几欲除之而后快。

帅天行夺了马魁,被众人高高抛起欢呼,木蓉和香草以及高克、江鲁都跑来向天行祝贺。花魁参赛者冷妃雪也跑来,将一个巨大的花环套在帅天行颈中,兴奋地说:“天帅,恭喜你夺得马魁,我也一定会夺得花魁的。”

天行愣住,感觉这姑娘有点面熟,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原来那日帅天行久等蓝玉不来,一个人百无聊赖在街头闲逛,忽见街边一酒馆装修,装修工人不慎,竟使一根粗木坠落,眼看要砸在路过的一位姑娘身上。天行来不及多想,跃上前抱住姑娘就地滚到一边,避开了粗木,见姑娘手背被擦伤流血,帅天行便掏出自己的手帕,帮姑娘简单包扎了一下,然后嘱咐姑娘到医馆上药,就此走了。

这姑娘便是冷妃雪,冷妃雪见天行侠义仁善,又眉目俊秀如玉树临风,竟为之倾倒。

花魁比赛开始了,冷妃雪脉脉含情地望着帅天行,身姿妖娆,跳出她最得意的舞蹈。

一舞倾城,在场的人无不为冷妃雪美色倾倒,个个拍手叫好。

帅天行却只顾拉着妹妹木蓉说东说西,对冷妃雪的表演完全没有兴趣。

冷妃雪顿感失落,郁郁不快。

冷妃雪的表情变化,邓霸看在眼里,邓霸一直垂涎冷妃雪的美色,更发誓要在这个月娶她为妻,此刻见冷妃雪如此垂青帅天行,对他的嫉恨就更深了几分。

上一篇: 国网电商公司发布科技创新工作十大任务! 网汇通
下一篇: F-5E半年酿两起事故,究竟什么魅力让台军坚持用了40年? 正号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