苑东生物深陷产品竞争困境,原总经理上市前夕突然辞职 乌素生物科技

2022-04-20 16:20:11

【环球网 记者 陈超】成都苑东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具备注射液、冻干粉针剂、片剂、胶囊剂等多种剂型和化学原料药的生产能力,涵盖抗肿瘤、心血管、消化、麻醉镇痛、儿童用药等重点领域,该公司在招股书中称拥有覆盖全国的营销网络,并与深耕区域市场的经销商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

但另一方面,苑东生物的业绩数据却并不靓丽,2017年和2018年的营收同比增速还分别高达40.59%和61.39%,而2019年的营收增速则滑落至23.22%,同年净利润还同比大幅下滑了19.56%,这或许与该公司所处的仿制药行业整体环境有很大关系。

仿制药行业困局

从2019年开始实施的药品集中采购,给仿制药行业带来了非常深远的影响,部分公司因为产品未获得中标导致销售大幅下滑,更多公司因为产品大幅降价导致盈利能力大幅下滑。招股书中就披露到,苑东生物核心产品之一的乌苯美司胶囊产品于 2019 年度被调出国家医保目录,该产品2019年实现收入20291.64 万元、占比高达21.53%,由于2019 年度的国家医保目录系从 2020年起开始实施,2020 年 1-4 月公司乌苯美司胶囊的销售收入较 2019 年同期下 降了 45.86%,同时苑东生物还预计未来乌苯美司胶囊产品的销售收入存在进一步下滑的风险。

受到影响的不止这一个产品项目,招股书第3页披露,公司富马酸比索洛尔片中标第二批药品集中采购,本次中标价分别为:2.5mg6.15 元/盒、5mg10.46 元/盒,较药品集中采购前平均降幅为 69%。该项产品在2019年贡献毛利2.14亿元、占苑东生物全部毛利的比重约为四分之一。

对此,苑东生物回复称:“乌苯美司胶囊虽然被调出了医保目录,但并不意味着不可以继续在医院销售”,但同时也承认“乌苯美司胶囊受到医保目录调整因素影响,销售收入存在一定的下滑的风险,公司已在招股说明书中进行了风险提示”。

与此同时,除了药品降价影响之外,苑东生物的仿制药产品还面临更大的市场竞争。招股书第128页披露,公司的枸橼酸咖啡因注射液为首仿产品、上市时间为 2016 年,该产品价格低于进口产品,上市后不断抢占进口产品的市场空间,市场占有率不断提升;该产品国内市场占比第二,可实现进口替代。

但是另一方面,上市公司华润双鹤在今年3月3日发布公告,收到国家药监局颁发的枸橼酸咖啡因注射液《药品注册批件》,批准该药品生产,该公司也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该产品将于年内上市并贡献业绩。考虑到华润医药控股有限公司是苑东生物的第二大客户,这更令人担忧在华润双鹤上市同类型药品后,是否会对苑东生物构成竞争冲击。

“推广服务费”引人关注

根据招股书显示,苑东生物的综合毛利率高达90%以上,但与此同时销售费用中的“推广服务费”金额也非常高,2017年到2019年分别为2.02亿元、3.85亿元和4.9亿元。伴随着两票制的实施,苑东生物的销售模式也在从推广配送模式向单纯配送模式转变,配送经销商仅承担产品配送功能,产品的市场推广 由公司筹划和安排专业的市场推广服务商进行,因此“推广服务费”金额也逐年增加。

但是另一方面,作为苑东生物主要支出对象的“市场推广服务商”,招股书中却罕有提及,更未披露推广服务商的具体信息;仅在第280页显示,公司在与推广服务商确定合作关系时,会综合考虑主体资质、服务内容、专业能力、既往推广经验、市场资源、合作意向等多方面因素后,确定合适的推广服务商。

在其他应付款中则可以窥见几家。例如其中的“北京中创挚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公开信息显示这家公司成立于2018年4月,也即在成立次年即成为苑东生物的主要推广服务商之一。公开信息显示,“北京中创挚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唯一股东为自然人鲍健,此人还是“北京挚博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而“北京挚博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参股股东、自然人王磊,还是“北京红丰悦餐饮文化有限公司”的监事,这家公司在2017年就已经是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的失信公司,并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后于2019年11月被吊销营业执照。

再看2018年末数据,也存在类似情形,2018年末其他应收款中涉及到的唯一一家推广费应付对象“成都奥力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成立于2017年3月,截止到2018年末实缴资本为零。

总经理临上市前夕辞职

苑东生物在2018 年初新启用了蓝海担任总经理职务,但随后在2020 年 1 月,也即苑东生物已经申报上市后,蓝海则由于个人原因辞去公司总经理;另据公开信息显示,蓝海在苑东生物任职期间2018年领取薪酬147万元,2019年领取薪酬进一步提高到239.18万元、大幅超过实控人王颖的126.87万元年薪。

对此苑东生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公司与核心技术人员签订了保密协议和竞业限制协议,对知识产权归属、职务与非职务技术成果划分、保密义务、离职后的竞业限制等作出了具体的约定,因此蓝海离职不会导致公司的核心技术外流。但是客观来看,公司总经理在临上市前夕辞职,这样的现象并不常见。

此外,根据公开信息显示,苑东生物的实控人王颖女士、负责采购业务的副总经理张大明、负责销售业务的副总经理陈增贵、副总经理袁明旭、董事会秘书王武平、审计主管邓鹏飞,人力资源部经理吴小燕等,均有在成都康弘药业集团公司任职的经历。康弘药业是在2015年6月上市的四川医药公司,主营产品也是仿制药。

根据招股书第151页披露,苑东生物的第一项专利申请日是在2010年1月,而苑东生物注册成立于2009年6月,也即公司在成立仅半年后,就申请了第一项发明专利。对此,苑东生物在采访回复中坚称:“公司目前所拥有的知识产权均为公司自主开发完成,属于合法合规取得。”

上一篇: 危化品运输车被扔三环 交警寒风中安全守护3小时 王高
下一篇: 人类细胞首次实现可控可逆变透明,清晰显示活细胞和活组织内部动态过程|总编辑圈点 乌素生物科技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