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使用位置共享APP,我们是在分享安心还是分享焦虑? 共享位置软件

2022-04-14 08:17:37

Bourne Ashworth 认为自己的女友已经遭遇不测。

他独自守着空荡荡的家,而女朋友早早就和朋友出门玩了。他的判定依据仅仅源自Google地图,上面显示,女友在市区某处久久停留,而其头像则是代表离线的灰色。

如果你没有用过类似的位置共享APP,也许你会觉得Ashworth的担忧很荒谬;但对于经常使用的人而言,这种焦虑并不是完全不能理解。

据《WIRED》报道,大约在去年年初,Boone Ashworth 发现身边几位在美国留学的朋友都用起了一款叫作“Zenly”的社交软件。点开软件标志性的雪糕Logo,会发现其UI做得非常可爱。但这并不是它火遍朋友圈的主要原因。它的真正卖点是——二人互相加为好友之后,就可以看到对方的实时位置,以及对方在这个位置停留了多长时间。

Ashworth和很多朋友一样,一开始下载这个软件纯粹是觉得好玩,闲着没事可以点开看看朋友们都在哪里,问候一句“今天又在图书馆泡了那么久啊,辛苦了”之类的。这相对而言比在别的社交平台上找人尴尬地开启一段聊天要略显自然些,毕竟软件本身为聊天带来了“位置”及其相关话题。而且它还有别的玩法,比如和好友见面一起摇晃手机“bump”一下可以增加亲密度,给好友发送表情可以让对方收集到表情卡牌等。

但时间久了,这款软件的弊端开始逐渐显现。当你聚会迟到,你再也不能说“在路上了,马上就到”,因为你的朋友打开软件就知道你还在家,一定是睡过了头。你也不能秘密地去和某个朋友约会,因为一旦你忘记停止软件访问定位的权限,你们昨晚共处的消息就会人尽皆知……最主要的是,当你手机没电了,你就会久久停留在手机没电的地方,就如同文章开头提到的Bourne Ashworth 的女友一样,而Ashworth则因此为独自出行的女友担心了一整夜。

位置分享软件,在不断地泄露用户们的隐私,引起关心自己的人的焦虑。那么,为什么人们还在持续地使用呢?

事实上,人们通过各种方式追踪他人所在位置这一行为,比智能手机存在的时间还要长得多,只是在智能手机出现以后,现代技术使得追踪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

Dodgeball是Foursquare的前身,成立于2000年,为用户提供基于短信跟踪的服务。它允许用户通过短信向朋友实时播报自己的位置。Google在2005年收购了这家公司,然后经过多年的转变,在2017年成为Google地图应用程序的一部分。与此同时,Find My Friends、Snap Maps 以及Life 360 等应用程序也加入了这一行列。位置分享已经稳步地进入了我们的生活。

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市专门研究数字媒体和设备成瘾问题的临床心理学家Brett Kennedy 表示:“对许多人来说,有时候,像位置分享软件那样的隐私‘暴露’,会被视为一种友好的社交方式,可以让人们不必面对孤独和隔离。它可以让你和朋友保持紧密联系,知道他们在哪里。在双方都同意的情况下,这可能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的确,如果我们把对于隐私侵犯的合理担忧放在一边,那么位置共享的核心承诺应该就是给予用户内心的平静。只要点击一个图标,应用程序就会弹出来,确保你爱的人没有发生意外。如果有信息暗示某人遇到了麻烦,那么当这样的暗示被程序另一端的朋友获悉,就有机会及时采取措施。比如之前国内某网约车平台的司机杀害乘客,在新闻公开以后,鼓励使用位置共享的言论占据了讨论版面。

只不过,即使按照预期使用这项技术,也并不能完全避免意外发生。纽约大学媒体文化与传播学教授、《设计成瘾》一书的作者Natasha Schüll 说:“当你引入这种技术来调解你生活中的各种关系时,你也是在引入它通过自己有限的带宽、有限的算法来这样做,它所能做的‘监控’并非万能。”在她看来,这类软件的功能非常有限。

这类软件的出现,使用户并不只是能够监视别人的行踪,同时也在被其他人追踪。许多软件平台曾经是短暂互动的标准载体,现在却希望用户一直向他们的联系人展示自己的确切位置。如果我们使用Lyft或Uber,或者在国内使用滴滴打车,就可以分享自己的行程进度。例如,每当Ashworth开车去看望家人时,他的妈妈要求他给她发送Glympse——一个实时跟踪器,可以分享路线规划、预计到达时间和当前速度。任何偏离预先安排好的轨迹的行为,都可能会让Ashworth收到来自妈妈的担心。“到目前为止,我发送的最经常重复的内容从‘嗨,妈妈,我马上到’变成了‘妈妈我没有死,只是停下来加油’。”

对此,Glympse高级解决方案工程师Warren Wilcock 表示:“无论何时,只要我们提高了自己生活中的可见度,就会有一种过度思考的能力。” 他认为,能够看到这种信息需要一些学习曲线。“如果我不知道你在哪里,是不是更好?还是让我担心你为什么停下来比较好?还是有一个折中的办法?”

Ashworth因为自己女友而产生的深夜恐慌已经不是第一次。每次遇到类似的状况,都会让他穿着内衣在公寓里踱步,极度担忧自己在乎的某个人已经在黑暗中遭遇不测。他打电话、发短信,刷新地图应用程序。他很清楚地意识到,这种行为看起来很像跟踪狂。实际上,他知道是女友的手机没电了,电池在她穿梭于不同的酒吧时耗尽了,她很好,玩得很开心,周围都是可以互相照顾的好朋友。但是人类的大脑连接方式让他忍不住不断地担心。

看来,能够随时“监控”某人的行踪,对于缓解我们的焦虑没有任何帮助。

Natasha Schüll 提到,当她和丈夫通过Find My Friends 分享他们的位置时,自己也有过类似的经历。“我养成了一种总是查看手机的习惯,这会让我分心。”她说道。当他们切换手机的平台时,服务中断了,因此也就停止了对位置共享软件的使用。关闭位置共享——这个解决方案看起来很简单,我们可以关闭位置跟踪,然后删除使用这一功能的应用程序。不过,要是焦虑能那么容易安抚就好了。毕竟,一旦我们有能力去检查最害怕的东西,那这种诱惑就很难抵抗了。

那一晚,Ashworth的女友在凌晨1:45左右回到家。她把没电的手机插上充电器。Ashworth的这场焦虑总算是结束了。

比Ashworth略幸运一点的是,Zenly有显示手机剩余电量以及反馈网络信号强弱的功能,这或许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减轻担忧。只是,在用隐私置换亲密关系或者安心的本质面前,位置分享软件怎样才能避免附加的心理焦虑?或者说,即使出现了问题,这种软件是否有在第一时间提供帮助或者预警的能力?长远来看,如果有,它的界限在哪里?是否会与更加敏感的问题挂钩?……这些,都是位置共享软件正面临的问题。

在网络实名制与信用社会的发展趋势下,安全与隐私这两个看似统一实则对立的话题,被一次次推到大众的视野里。位置分享软件让我们看到了另一种可能——如若我们的隐私本就暴露在灰色地带之中,或许选择将隐私暴露在信任、亲近的人面前,会是获取安全保障的良方。当然,前提是,别再让关心我们的人凭空焦虑了。

作者 / Joy Zhang

编辑 / Ladong

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侵权,请联系删除

点击阅读原文

进入好生活杂货铺

上一篇: 公共WIFI安全隐患多,还是老老实实用流量吧! 公共网络wifi
下一篇: 葫芦岛境内又一高铁站建成 明年5月通车 兴城和葫芦岛哪里吃海鲜好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