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大前程》:民国上海的警察和歹土以及他们周边的“英雄” 上海修女院

2022-04-13 22:14:53

《远大前程》播出小半,褒贬不一。这部剧本多达60万字、耗时五年创作、集合40多位“老中青”三代戏骨”的“剧王”究竟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呢?该剧的监制、编剧、主演陈思诚在接受采访时说,“在这部戏里,受到了金庸、莎士比亚、周星驰的影响。”周星驰是在表演层面的影响,而金庸和莎士比亚则是在戏剧结构上,极端的戏剧内容、强烈的冲突、以及浓墨重彩的表达就是《远大前程》了,这些都是高级层面的致敬,正如历史的大势一再上演,城楼变换大王旗,谁更得民心就要看各自的才情和造化,在机遇到来时如何把握自己的机会、开创未来的局面。

《远大前程》既是三教九流的史诗伤逝,正所谓他们的罗曼蒂克消亡史,便是真正草根(工农兵)的逆袭史,清末民国上海滩的警察和歹士的无可挽回的背影,就是从旧三民主义的破灭到新民主革命的胜利,以及未来的红色政权的到来。陈思诚以向无数经典传奇故事致敬的方法,叙述出来中华民族在20世纪历史三岔口的必然选择。历史的方向和人民的未来,双向选择的必然,是三大亨、租界、买办、大资本家的落败,也是被侮辱者和被伤害者的觉醒。警察和歹土处于工农与革命者之间,都是历史的产物,都主动或被动影响着历史的进程,谁都抱有对远大前程的梦想,然而绝大多数人并不能独自找到正确的道路。

很多人在剧中看到了“民国韦小宝”的影子,却很少有人道出金庸“以虚写实”的温情脉脉的历史细节和波澜壮阔的历史图景。电视剧《远大前程》开篇主人公洪三元就搅入了20世纪20年代上海英法租界、警察、青帮、斧头帮、工人联合会、商会之中。比如洪三元和齐林到上海的本初目的是寻找结拜大哥严华,而其人物原型就是工人运动领袖汪寿华,他曾先后参与指挥了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胜利后,被当选为上海总工会委员长。1927年被杜月笙指使打手活埋于上海城西枫林桥,而剧中赵立新饰演的陆昱盛原型就是杜月笙。这个故事桥段,也在《罗曼蒂克消亡史》中出现,其立意却不如《远大前程》的态度,这是主创站在谁的位置上说话和表达的深刻问题。

当剧情发展到洪三元在漕帮误打误撞救了神父、修女,又成为英租界华总探长时,不由地让我想到一本书——《上海警察(1927—1937)》。这本书的作者是被称为“当代最伟大的中国历史家之一”的魏斐德博士,博士著有“上海三部曲”,上述是第一部,第二部是《上海歹土:战时恐怖活动与城市犯罪(1937-1941)》,其著述在宏大叙事及理论与实证结合上均为典范。电视剧《远大前程》中永鑫公司的霍天洪和大八股党的沈青山把控着英法租界的警察局,霍天洪的原型正是青帮大佬黄金荣。

1920年代,上海的犯罪急剧上升,西方新闻记者认为这是由于军阀混战的结果,因为军队是培养罪犯的最佳学校;而西方大商人与工部局则认为是由于罢工与激进的民众运动;中国官员却认为有租界存在、城市扩张、劳工反抗等八大因素制约了上海的“安宁”。当时繁荣发达的所谓娱乐业无论是传统的茶室、说书场,还是新的戏院、赌场、游艺场,无论是日本人的游戏,还是西方人的赛狗都是犯罪的滋生地。《远大前程》中的很多转折性故事就发生在赌场、戏院,比如大八股党二当家史双龄死在了洪三元的英雄赌场,而洪三元一手策划的两位名伶“双春会”上斧头帮帮主汪雨樵刺杀了上海警察局局长。汪雨樵的原型就是王亚樵,以暗杀奸商贪官汉奸出名,成了洪三元的师父。

全剧开端就围绕着“烟土被劫案”,永鑫公司想借此吞并大八股党,洪三元也借此稀里糊涂走进故事的舞台中央,他去漕帮劝胡坤放弃运送烟土,而这是受了共产党人严华的教育。所有人都或多或少跟烟土,也就是鸦片牵扯上了关系。魏斐德教授在《上海警察》一书中指出,“法租界有最大的鸦片烟窟、最吸引人的赌场、最大的妓院和最无耻的卖淫者”,可谓聚集了“黄赌毒”。

20世纪初,上海有超过80家鸦片商店公开出售鸦片,有1500多家鸦片窟。在国际国内压力下,鸦片成为禁品,可鸦片走私的利润更是使人“垂涎”。各路军阀开始争夺这一权益,并不惜兵戎相见,1924年的“江浙战争”即为典型,魏教授甚至称这场战争为“鸦片战争”。与此同时,1920到1930年代上海的赌博业比同期的世界任何一个城市都“红火”,其营业额每周超过一百万英镑,因此有人宣称上海已取代蒙特卡罗而成为世界头号“赌城”。

所以,《远大前程》重点聚集在了“烟土”和“赌博”上。为了还原这世界头号“赌城”,其实也是为了还原“东方巴黎”的时代风貌,剧组把六成的经费都花在了制作上,还请到了亚洲时尚教母、《Vogue》中国前创意总监薇薇来负责剧集的服装。而负责剧集美术的,则是一线电影美术指导邸琨,他曾经为李少红的《门》和冯小刚的《手机》等电影担任美术。我们看得到贫民窟、大杂院,也看得见舞池、别墅,可以说这一次陈思诚给我们全景式地展现了“上海滩”。不黑不吹地说,陈思诚在这部作品中显示了重塑民国岁月和空间的创作能力,《远大前程》里看得出他的初心、野心和诚心。

诗人北岛曾写诗《青灯》悼念魏斐德博士,“青灯掀开梦的一角,你顺手挽住火焰,化作漫天大雪。把酒临风,你和中国一起老去,长廊贯穿春秋,大门口的陌生人,正砸响门环”,我想,陈思诚或许也是大门口众多的陌生人之一,希望我们听得到门环的响声吧。上了台的看客,也必须要拿出才情。无论是赢了还是输了,自以为是上海的“王”,是主人,其实都是过客,远大前程究竟是什么呢?答案自然在这部剧的结尾告诉大家。

上一篇: 文史 | 妇女节育运动的先驱桑格夫人在上海 上海育婴堂历史
下一篇: 关注儿童与艺术:伦敦育婴堂博物馆的历史与当代实践 上海育婴堂博物馆

最近发表